当前位置:五芳斋看书网 > 奇幻魔法 > 国产玩系列

也就有着挽救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也就有着挽救》。

一众大清官员们本来就对老毛子瞧不顺眼,加之前些年刚在战场上狠揍了老毛子一通,在心理上,原就处在居高俯视之姿态,哪能容得彼得罗维奇大公在这等场合下大放厥词,这不,通译的转述方才刚停,众大清官员们已是群情激奋地呵斥了起来。▲∴頂▲∴点▲∴小▲∴说,

老爷子给的两个主要助手不堪大用,弘晴却也没辙,这朝堂之事还轮不到他来做主,无奈之下,也就只能是将自力更生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,连自家王府都不回了,每日里下了班,便带着公文径直入宿颐和园,没日没夜地赶着工,待得到了三月底,总算是将积压的政务处置完了大半,纵使如此,可离着老爷子所规定的四个月内完美处理所有积压之公务的要求,在进度上显然还有着一段不算小的差距,然则弘晴却是不得不停了下来,没旁的,只因俄罗斯使节团已是到了京师。

弘晴心里头原本是对老十六的莽撞行事极为恼火的,可一见到老十六这般模样,却又不免感到一阵的好笑,也懒得再去责怪老十六,仅仅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,也走到了几子边,一撩衣袍的下摆,就此坐了下来。

“陛下有旨,宣,诚郡王胤祉,多罗贝勒弘晴养心殿觐见!”

弘晴没去看那叠供词,而是寒着声下了令。

诚德帝这么番话一出,李敏铨可就站不住了,慌忙跪倒在地,一边重重地磕着头,一边哽咽地表着忠心。

曹寅本以为弘晴一向不曾接触过盐务,该是对个中道道无甚所知的,却没想到弘晴居然一下子就点中了盐务的关键点,一时间还真不免有些尴尬不已的,支支吾吾了半晌,愣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“什么?新军进城了?有多少兵力,何人统的军?”

“王爷以为十二爷其人如何?”

“此策确是不错,我等便是吃上些亏也值了,先让着老三,由他胡乱折腾去,至于我等则暗中绸缪,趁着新军扩编之际,多往新军里塞些人手,将来必有大用之时!”

“好,晴贝勒这字直抒胸臆,当真无愧也!”

对于诚德帝的殷勤,陈老夫子虽是礼数周全,可脸上却是始终淡然得很,也并未急着道明来意,谢了一声之后,便即不紧不慢地品着茶,浑然一派无事人之模样,宛若就是专程来此品茗一般无二。

众人退下之后,诚德帝并未急着开口相求,而是感慨万千地打了一番的感情牌,末了方才满脸苦涩地道出了主题。

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大阿哥弘晴为人纯孝,颇多功勋于国,朕素信之……,着晋仁亲王之位,食双亲王禄,钦此!”

“禀王爷,嵩祝、嵩大人来了。”

“皇玛法在上,孙儿愿随父王一并应差,还请皇玛法恩准!”

“小王爷以为圣上为何会准了你的商号?”

“小王爷英明过人,草民是一早就知晓的,只是那刘八女,呵呵,非是草民妄测,其来头怕是并不在小王爷之下,您若是真用强,那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,皇阿玛这是打算给弘历机会,那岂不是说……”

“尊敬的亲王殿下,我方六国乃是满怀诚意而来,为的便是要缔结与贵国永世友好之协定,想必这也是贵国之所愿,从此意义上来说,贵我双方彼此间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,当然了,有些小冲突也是会有的,您若是认为彼得罗维奇大公所言有误,大可举证反驳,在场所有人等都是外交家,自然会有个公允的判断,强行赶人,似于礼不合罢,不如大家坐下来,再慢慢商议可好?”

“竖子欺人太甚,哼,本王定不与其等干休!”

王燕侠此令一下,自有随侍在侧的传令兵高声应了诺,将命令传达了下去,随着高大桅杆上的瞭望哨挥动两面小旗,“威风号”、“威望号”也开始行动了起来,不多会,就见三艘战舰缓缓地驶离了泊锚地,进入了狭窄的友岛海峡,乘风破浪地向大阪方向行驶而去。

“嗯,那就到时再议也罢,尔明日便须启行,且先去准备好了。”

“那好,本贝勒也就不矫情了,唔,在此之前,本贝勒还有一问题要问,不知曹家今、明两年能拿得出多少的银子来还亏空?”

弘晴多精明的个人,只一听便知诚德帝已是改变了原先偏帮三阿哥的主意,可也并不在意,左右就算诚德帝想偏帮,弘晴也早有应对的手段,大不了就连诚德帝一并扫了面子去,那又能如何,真要是诚德帝想翻脸,弘晴也不打算再忍了,索性一狠心,请他老人家去当太上皇好了,也省得他整日价玩甚打压的下作把戏,而今,诚德帝既是理智地改了主意,在弘晴看来,也就有着挽救的价值,姑且相忍为国也无甚不可以之,当然了,对诚德帝,弘晴可以忍,对弘曦以及八爷党们,弘晴可就没半的客气可言了的,这一开口,便已是毫不容情地将反对者们与白痴并称了去。

“先前弘晟与弘历来见了朕,说是打算主审摩阿隆一案,卿以为可行否?”

选秀女一事在宫外是户部该管,可进了内禁,就该轮到敬事房负责打理了,这会儿听得那名女子如此狂悖地当场问责弘晴,跟在一旁的敬事房总管邢年顿时便吓得乱了阵脚,不管不顾地便叱骂了起来。

新军的阅兵操典乃是弘晴亲自编写的,参考的么,自然是美军的换肩枪礼,但听其一声令下之后,八百名士兵几乎同时枪下肩,整齐地在手中左右一摆动,而后再次搭上了肩头,动作干净利落,整齐划一,而脚下的正步丝毫不乱,将军伍的阳刚之气与血勇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“免了,有甚事且就说罢。”

尽管弘晴并未详细解说应对之道,可以陈老夫子之智算,却是一听便知个中之关窍,而这,正是陈老夫子之所想,他自是不会有甚异议可言,但见其嘉许地点了点头,已是毫不犹豫地表明了支持的态度……

“资银方面么,也不是甚难事,此番我父子受皇玛法嘱托,前来赈灾兼治河,户部那头批了一百二十万两,再加上本贝勒从河漕衙门带来的一百万两,这便有了两百二十万两之数,所差着不过八十万两左右罢了,而今户部吃紧,欲从朝廷处要追加已是不可能,然,却可从治河一事上做些文章。”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也就有着挽救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温馨提示:按【回车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